当前位置:首页 > 录用稿件 > 专题报道 > 正文
LDCT可筛查出3倍之多的更早期肺癌
来源: | 作者:sjzxads | 发布时间:2011-12-24 访问人数: 374

LDCT detects threefold more early lung cancers

根据9月4日在线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报告,在国家肺筛查试验中发现,对于肺癌高危人群,低剂量CT(LDCT)筛查对早期、治愈机会更大的恶性疾病的检出率为X线检查的3倍。


NLST研究的初始结果显示,与X射线筛查相比,LDCT肺筛查可使肺癌死亡率降低20%。目前,洛杉矶市加利福尼亚大学放射学系的Denise R. Aberle博士及其合作者又报告了最初两轮筛查的更详细结果。


在NLST研究中,53,454肺癌高危的成人随机分配到在全国范围内的33个医学中心使用LDCT或X射线进行每年一次的筛查,共筛查3次。筛查发生于2002年8月至2007年9月之间。


结果发现,在第一轮筛查时,LDCT的灵敏度为94.4%,特异度为72.6%,阳性预测值为2.4%,阴性预测值为99.9%。与之相比,X射线筛查的灵敏度为59.6%,特异度为94.1%,阳性预测值为4.4%,阴性预测值为99.8%。在第二轮筛查中,LDCT的灵敏度为93%,特异度为83.9%,阳性预测值为5.2%,阴性预测值为99.9%。与之相比,X射线筛查的灵敏度为63.9%,特异度为95.3%,阳性预测值为6.7%,阴性预测值为99.8%。


在首轮筛查中,LDCT检出的分期癌症患者中接近半数(47.5%)分期为IA,X射线检出的分期癌症患者中仅23.5%为IA期。与之相反,LDCT检出的的分期癌症患者中仅31.1%为III期或IV期的晚期癌症,而X射线检出的分期癌症患者中晚期癌患者高达59.1%。在第二轮筛查中,依然保持上述早期和晚期癌的分布差异,Aberle博士及其合作者报告(N. Engl. J. Med. 2013 Sept. 4 [doi: 10.1056/NEJMoa1208962])。

研究结论为,与X射线筛查相比,LDCT筛查可检出更多早期肺癌患者。

NLST研究由国立肿瘤研究院资助。Aberle博士披露无潜在利益冲突;其合作者之一报告与Endocyte、Frontier Science和其他公司之间存在利益冲突。

异柠檬酸脱氢酶1(IDH1)检测值在训练组样本中(n=712)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77.1%和76.2%,在验证组样本中(n=710)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76.2%和82.9%。


如果将这种蛋白质的检测值与其他已知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生物标志物综合考虑,在训练组和验证组中的敏感性还可进一步升至75.8%和86.3%,特异性则分别升至89.6%和70.7%。


中国学者发现新型血浆蛋白有助诊断肺癌


Lung cancer diagnosis aided by novel plasma protein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的赫捷医生及其同事在《临床癌症研究》杂志上发表的一项大规模前瞻性研究显示,利用一种参与肿瘤氧化还原反应的血浆蛋白质,可在超过3/4的临床样本中检出和排除肺癌(Clin. Cancer. Res. 2013; 19: 5136-45)。

“一些已知的NSCLC生物标志物——例如CEA(癌胚抗原)和Cyfra21-1(细胞角蛋白碎片21-1)——已被用于临床实践,而诸如CA125(癌抗原125)等其他标志物则有待进一步验证。这些生物标志物的敏感性较低,仅有50%~60%,而特异性约为90%。”


这个研究小组此前已发现,NSCLC患者肿瘤标本中的IDH1水平升高(Mol. Cell. Proteomics 2012;11:M111)。本次发表的研究旨在确定这种蛋白质的检测值是否有助于诊断肺癌,是否能区分有和没有恶性疾病的患者。


研究者在2007~2011年期间从943例尚未接受治疗的NSCLC患者和479名参加常规体检的健康人那里采集了1,422份血样。来自肺癌患者的血样是在手术前3天时采集的,采集后立即通过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ELISA)确定IDH1水平,同时利用一种Elecys免疫分析仪检测CEA、Cyfra21-1和CA125水平。


结果显示,鳞癌患者(n=489)的IDH1中位水平比健康对照者高2.39 U/L,腺癌患者(n=454)的IDH1中位水平比健康对照者高1.96 U/L。而且,腺癌患者的血浆IDH1中位水平高于鳞癌患者(P=0.012)。


赫捷医生在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我们发现,IDH1是一种可有效诊断NSCLC——尤其是肺腺癌——的血浆生物标志物,具有很高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基于现有数据,IDH1可用于检测1期肺癌。”


赫捷医生指出,这种蛋白质也可被用于检测癌前病变,但这一用途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验证。IDH1可能是NSCLC治疗的一个良好靶点。研究者计划开展一项多中心临床试验来更深入验证IDH1的诊断价值。


这项研究获得了中国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国际科技合作与交流计划、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中国教育部博士点专项基金和政府高干医疗保健研究基金的资助。作者无相关利益冲突披露。




对于糖尿病患者而言 注射技术与注射药物同等重要

第二次全球胰岛素注射技术现状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相当大比例的患者没有进行规范注射,这也是导致我国糖尿病患者血糖达标率较低的重要原因之一。为了提高医患乃至大众的认知,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分会(CDS)特别设定每年11 月7日为“糖尿病规范注射日”,以推广“规范注射、安全达标”的理念。为了使我国糖尿病药物注射规范有章可依,CDS 还制定了首部《中国糖尿病药物注射技术指南》。恰逢第二个糖尿病规范注射日之际,为此本报特邀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糖尿病教育和管理学组副组长,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内分泌科、东南大学糖尿病研究所的孙子林教授就新近颁布的《中国糖尿病药物注射技术指南》进行剖丝抽茧,以期让广大医生更加重视注射技术、提高患者血糖达标率。

 

为了改变长期以来在糖尿病治疗中重视药物选择而轻视注射技术的一边倒现状,中国医学会糖尿病分会(CDS)制定了《中国糖尿病药物注射技术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并首次提出了“三位一体”理念:即注射技术与注射药物、注射装置同等重要,缺一不可。《指南》的颁布标志着我国在糖尿病药物方面更加规范化、国际化、细节化。

 

1 心理准备是先导

 

 

糖尿病患者对胰岛素的注射通常都会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如焦虑、恐惧等。为此,《指南》对儿童、青少年及成人糖尿病患者分别给出了注射前的心理疏导建议。

 

对于年幼的患儿,可以通过分散其注意力或游戏疗法(如先给毛绒玩具打针)等来帮助消除心理障碍;对年龄较大的患儿可采用放松训练等激励式疗法。另外,针对青少年患者常会发生遗漏注射的状况(尤其有部分爱美之女性可能为控制体重而经常减少注射次数),《指南》特别指出,医护人员除了要告知其偶尔的遗漏注射并不代表治疗的失败外,当患者体重无其他原因下降或注射剂量与血糖控制水平不一致时,应考虑患者是否已出现了擅自遗漏注射行为。

 

对于成人患者,不仅要屡次嘱咐其良好的血糖管理带来的临床益处,尤其对于新诊断的糖尿病患者,还要强调胰岛素是糖尿病的治疗药物之一,接受胰岛素治疗并不意味着以前的治疗失败,以帮助患者树立长期治疗的信心。

 

2 注射部位要选择思考

 

人体的不同部位对不同类型胰岛素的吸收特征也不同,因此在注射胰岛素时,对注射部位的选择应根据胰岛素的类型而定。

 

《指南》明确推荐,注射短效胰岛素时,最好选择腹部;选择臀部可以减缓胰岛素的吸收速度,臀部注射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注射到肌肉层的风险;给幼年患者注射中效或者长效胰岛素时,最好选择臀部或者大腿部位。

 

3 注射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20120309032730.jpg

 

局部硬结和皮下脂肪营养障碍是胰岛素治疗的常见并发症。第二次全球胰岛素注射技术近况调查显示,高达48% 的患者在注射部位存在脂肪组织隆起或硬结的现象。对此,《指南》建议,注射部位的轮换可有效避免这种情况产生。轮换不仅包括不同注射部位间的轮换,还包括同一注射部位内的轮换。即可将注射部位按顺时针方向等分为1、2、3、4 四个区域,第一周在1 区域注射,第二周在2区域注射,以此类推;同时,在任一区域内注射时,每次的注射点都应间隔至少1 cm,以避免重复的组织损伤。

 

 


4 针头使用有讲究
20120309032746.jpg

 

注射前:针头要一针一换

 

目前,疼痛和皮下脂肪增生是糖尿病患者在胰岛素注射时最常见的两大问题:在已接受过胰岛素治疗的患者中,50%因疼痛不愿意进行胰岛素治疗,48% 的患者注射部位有脂肪组织隆起或硬结现象。为避免上述情况的发生,注射技术指南特别强调针头要一针一换,不能重复使用。

 

在开始胰岛素注射之前,首先要洗手、核对胰岛素类型和注射剂量。需要提醒的是,如果注射笔上留有用过的针头,需立即更换新针头。

 

反复使用针头会造成五大弊端:容易使空气(或其他污染物)进入笔芯;会造成笔芯内药液泄漏;针头中残留的药液会影响注射剂量的准确性,如果针头内残留的胰岛素形成结晶,会堵塞针头,妨碍注射;注射笔用针头重复使用后,很容易造成针尖钝化(图2),增加注射疼痛;针头重复使用还会导致皮下脂肪增生,血糖波动大,胰岛素用量增加,最终使治疗费用增加。

 

 


注射中:是否捏皮看针头长短

 

第二次全球胰岛素注射技术近况调查显示:59% 的患者选择大腿作为注射部位,而在大腿进行的全部注射中27%

没有捏皮,54% 的患者在刚刚完成注射未拔出针头时即提早松开捏皮。这些错误的注射手法都会影响胰岛素作用的效果。

 

《指南》明确指出:“根据针头的长短正确判断是否需要捏皮以及注射的角度,规范掌握会对注射起到积极作用。使用较短(4 mm 或5 mm)针头时,大部分患者无需捏起皮肤,并可90°进针;使用较长(≥ 8 mm)针头时,需要捏皮和/ 或45°角进针以降低肌肉注射风险。”(图3)

 20120309032803.jpg

 


注射后:立即拔针不可取,废弃针头不乱丢

 

在临床操作中发现,注射完毕后立即拔出针头可能会发生漏液的现象,使胰岛素利用度降低,从而影响降糖效果。对此,《指南》明确指出:“当活塞完全推压到底后,针头在皮肤内应置留至少10 s 再拔出。”

 

注射后的注射针头属于医疗污染锐器,不合理的处理不仅会伤及他人,还可对环境造成一定的污染。因此,待针头拔出后,应立即将针头从注射笔上取下,将针头放入专用废弃容器内再丢弃。如果没有专用废弃容器,可以用加盖的硬壳容器等不会被针头刺穿的容器替代。

 

5 “9 步骤”用对注射笔
20120309032821.jpg

 

除注射技术外,《指南》对胰岛素注射笔规范使用总结的“9 步骤” 也是一大亮点(下图)。

 





自然遗传学:基因测序揭示乙肝病毒整合机制

 

由礼来公司(Eli Lilly)牵头组建的独立的、非赢利性团体组织——亚洲癌症研究组(ACRG)和默克(Merck)公司(众所周知的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的MSD)以及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联合全世界最大的基因组研究机构BGI共同宣布发表于《自然-遗传学》(Nature Genetics)杂志的研究结果:有关复发性乙型肝炎病毒(HBV)在肝细胞癌(HCC)中整合的一项全基因组研究。该项研究为同类当中的首次研究,从这项研究得出的结果或许对帮助提高肝细胞癌(HCC,全球范围内最常见的肝癌类型)诊断和治疗可以提供重要见解和看法。


论文第一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和香港大学(HKU)名誉副教授Ken Sung博士说:“这项研究为乙型肝炎病毒(HBV)整合机制提出了新的见解和看法,这将推动肝癌和临床预后结局的影响。我们也期望可以通过进一步深入的研究调查来提高肝细胞癌(HCC)的诊断和治疗。”


乙型肝炎病毒(HBV)整合被认为是肝细胞癌(HCC)发病的主要原因之一,研究人员已经证实乙型肝炎病毒(HBV)的DNA可以整合到宿主基因组中去,这样就会诱导宿主的染色体不稳定(绝大多数人类癌症的典型特征之一)或者改变内源性基因的表达及其功能的正常发挥。之前也曾有乙型肝炎病毒整合到HCC基因组的相关研究,但由于技术障碍以及样本量相对较小而使研究一直受到限制。


在该项研究当中,ACRG,BGI和其他合作者对一个大样本队列的患有HCC的中国患者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以期能通过此来描述全基因组整合模式,并确定乙型肝炎病毒整合的发生率。通过测序和分析,研究人员发现乙型肝炎病毒(HBV)整合是肝肿瘤事件中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并且这种整合现象较邻近的正常肝组织(30.7%)来看,在肿瘤中的整合更常见(86.4%)。除外之前已经报道的TERT和MLL4基因,研究人员还发现另外三个新的基因(CCNE1,SENP5和ROCK1)与再发的乙型肝炎病毒的整合有关,而在这五个基因当中,每一个均在癌症形成以及进展过程中起很重要的作用。


BGI负责该项目的主要研究者Hancheng Zheng表示:“对于(全球范围内)致力于更好地理解HCC中乙型肝炎病毒整合研究的科研人员/科研机构来讲,这项研究激起了他们的极大兴趣。也正是基于这些研究成果,我们可以更好地探讨乙型肝炎病毒整合的详细分子机制,以及整合带来的临床预后影响,这也必将推动发现并形成未来更好的肝癌治疗方法。”


研究人员还注意到乙型肝炎病毒整合事件(复发)的数量与肿瘤大小、以及血清HBsAg和α-甲胎蛋白水平呈正相关。与那些肿瘤中较高数量的乙型肝炎病毒整合(n>3)相比,肿瘤中没有检测到或低数量(n<3)检测到乙型肝炎病毒整合的患者生存时间更长,这也表明乙型肝炎病毒整合事件是HCC患者的一个不良的预后指标。


香港大学名誉教授、NUS和IMCB头颈肿瘤以及上海罗氏公司兼职教授John Luk说:“深入理解HCC中的再发性乙型肝炎病毒插入机制,有助于科学研究团体/机构明确肝癌的新的分子靶点,而这也正是有效治疗肝癌的瓶颈所在。”


研究人员表示HBV整合所表现出的一些特点可能有助于病毒控制宿主肿瘤的某些特定基因。他们发现,HBV整合位点通常接近或插入整合的基因内,这可能正是HBV控制某些癌基因或肿瘤抑制基因表达的分子机制。研究观察到超过40%的整合在1,800的位置上打破HBV基因组,并整合进人的基因组。这可能是由于存在这样一种事实:HBV的增强子和HBV的开放读码框(ORF)复制位点是在这个位置点上发现的。此外,他们还观察到HBV整合与整合断点周围的DNA拷贝数量有关,这也为HBV整合导致HCC基因组中的染色体不稳定提供了有力证据。


ACRG董事会主席、礼来公司(Eli Lilly)肿瘤转化科学高级总监Christoph Reinhard博士说:“在一个样本量相对较大的患者群体里,探究这些肿瘤的分子特性最终可以为更好的高效靶向药物奠定基础,从而可以提高改善肝癌患者的预后。ACRG成立的初衷就是直接针对于提高我们对影响亚洲人的癌症的理解。通过这项研究也强调:在一个很短的时期内,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能够获得足够的重要的证据,将来还可以通过进一步的研究来对抗肝癌。”